千年雨歇语耀君

沙雕文手。圈名墨语灵。英厨,本命DOVER极东

佩德罗!!吹爆这个葡呜呜呜呜呜呜

sí.:

一次失败的摸鱼实验

#极东#独酌(慎入)

●中秋贺文
●国设
●人物归本家,OOC归我
●小学生文笔,烂尾注意

―――――――――分割线―――――――――

“是中秋呢,今天。”

抬头看着天上的圆月,拿起身旁的酒杯。

清幽窈窕的明月照耀大地。院子中生长的刺竹投射出斑斑驳驳的黑影。

吟着古代诗人的诗,叙发着情意。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但身边却没有与自己赏月之人了呢……勾起一笑,透着无奈。

饮一壶浊酒,赏着中秋圆月,畅谈自己未来的那人,已经不在了……

吾为汝歌唱,为汝起舞。

他还记得……还记得……记忆渐渐清晰,如幻灯片卷过脑海。

“菊,月兔在月亮上捣药呢”

“耀君,是在捣年糕……”

啊啊,原来是这样啊。今年它们还在捣着年糕吗?很想知道呢。

他倒在地板上,然后把酒倒在地里。

“中秋不止团圆。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部分是祭祀呢。”

笑着问他有没有记住,却得到了一个疑惑的眼神。

“にに,祭祀……跟我们那边一样吗”

是不一样的,你们都不在了。

“你应该也会回来吧……”

不,他不会了。

“耀君……”

“很对不起,我回不来了……”

本田菊走到王耀身边,叹息着。

“不过,能留在耀君身边也是很好的。”

他想把王耀搀扶起来。被月光照耀得透明的手,穿过了王耀的身体。

他记得他消失前这么说过。

“希望耀君能够忘记在下。”

看来违约了呢,耀君。

他轻笑一声,揉揉王耀的脑袋。
幸好,他还能陪在耀君身边呢。

只不过,他看不见罢了。

他的身上有着棋盘般纵横交错的伤痕。而刻在背上的伤痕,最为刻骨铭心。

他看着王耀,在他头上落下一个吻。

“唔……”

从地上爬起来环顾着四周。

“菊?”

”他揉着脑袋看着卧室。回音在空旷的卧室中显得异常明显,却毫无任何反应。

“……是幻觉啊…”

轻微的叹气在冷月中成为了白雾。打了个寒战后裹紧自己的衣服拖着身体走到客厅,把毯子披到身上。

“今年的月亮异常地圆呢……”

勾起一个苦涩的笑,眯眼看着圆月。

他的声音渐渐变得模糊,趴在桌上睡着了。

本田菊坐在王耀旁边。

窗外,正是那一轮明月。

没……没事的你可以做到

本命cp仏英耀菊

轴三联五厨版。
制作者:墨语灵
想要的自己抱走啊!
字有些大


#转侵删#

是我

汤圆🇺🇸🇬🇧:

是我了(复杂)

蒹葭:

夜潮汐曜Shioyou:

是我本人了【心情复杂】

瑟兮僴兮:

就很方,怕不是掉粉的真相2333333333

君唤渔火:

张佳乐你为什么不扎双马尾: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没有玩剑三,我没有! @一锅炖不下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随意)

#好茶# #耀狐眉兔●早安吻#

     “嗯……唔”兔子从床上醒来揉揉眼睛,发现他被狐狸紧紧的抱着。“放……放开啊笨蛋!”他伸手想把狐狸的手推掉。狐狸眯着黄褐色的眼睛,看着兔子。“放开啊。”兔子不满地瞪了狐狸一眼,但并没有什么用。如果瞪着就能杀死人的话那么狐狸早死了几百回了。“抱得太紧了……”他松了松手。“这样呢?”黄褐色的眸子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还行吧……”
       狐狸看看兔子祖母绿色的眸子 ,它在清晨的阳光下反射着宝石般的光芒。“真漂亮呢。”狐狸想着,轻轻啄了一下。兔子的眼睛猛的合上了,片刻之后睁开了一条缝,看着狐狸。“干……干嘛啊突然……”狐狸没有回答。他的眼睛转了几圈,然后笑着看向兔子,把脸在兔耳上蹭了几蹭。“你的眼睛很好看。”他说。“唔……才不会因为你夸我几句就不生气了呢……”兔子把头转向一边,但过一会儿又转了回来。“不要把我的耳朵压住啊!”狐狸放开兔子的耳朵,有些无奈地看着兔子,然后翻了个身。这兔子真是好玩呢,看来这次没亏?
但是……
但……是……
他家兔子为什么就不能坦诚点呢?哄哄很麻烦的好吗?啊这个傲娇真的是……一边在心中抱怨着一边把一颗糖含进嘴里。“要吃吗?”他又转过来问兔子。“才不要呢……欸!别……!”兔子祖母绿的瞳孔突然放大了。狐狸的舌极其霸道地扫荡着兔子的口腔,逼得兔子喘不过气来。“嗯……唔放开……”他的眸子蒙上了水雾,如清晨雾气环绕的森林。
那颗糖滑落进兔子的嘴里。
酸甜的味道在口中蔓延。
“好吃吗?”狐狸问兔子。
兔子满脸通红地用耳朵捂着脸,小声地说了一句什么。
“再说一遍?”奸商狐狸又摆起了自己职业的笑容。
“嗯……”
“没了吗?”他笑着低下头吻上兔子的额头。
“好……好吃……”

【END】